当前位置:银杏树 > 白果 >

白果树山

时间:2012-02-17 来源:银杏树 作者:银杏114在线 点击:

  白果树山是嵩县、伊川、宜阳三县交界处的一座小山 ,又名思远山、磨钟山、西岩山等,不是名山,但很特别,山上有千年银杏,有唐朝古刹。俺老家离白果树山的直线距离,估计有四五十里,我们又叫它小寺山。远远望去,一大一小两个山头,就像一对兄弟,形影不离,顶上的古刹和白果树隐约可见。听爷爷说那地方很美。多少年来,那种美是一种向往,时常在脑海里幻化,是昨天才还原为现实。
  山很精致,三条支脉撑起一座独山。登顶眺望,方圆百公里的梯田水库,丘岭沟壑,山村炊烟尽收眼底,一条条道路纵横交错,向无尽处延伸;一条条山路,像未经疏理的细线,蜿蜒绵长,向山顶聚拢。环顾四周,高山连绵,似是盆地。这山,仿佛一条昂首巨龙,盘卧在盆地正中间。兴许是上天谴凡人间,专侍盆地地区风雨的神龙吧。山上杂树丛生,唯独山顶那棵白果树丰裁峻整,雄浑挺拔。树干三个人合抱不过来,树冠下的荫凉,面积有数百平方米。听老人说,晴天里,从龙门山上可以看到这棵树,犹如一把撑开的大伞。白果树山由此得名。
山顶有寺名曰龙兴,始建于唐朝初年,鼎盛时期,占地十余亩,殿宇楼阁金壁辉煌,菩萨佛尊安然端祥,寺内整天香火燎绕,信徒日众。《大清一统志》载,龙兴寺在嵩县北思远山,唐武后时常幸此。有关武则天的故事,在西岩山周边流传甚广。相传,武则天在法华寺当尼姑期间,与龙兴寺的一位和尚过往甚密,登基后,仍念念不忘与和尚的浪漫岁月,隧将西岩山更名思远山。
  有一年的春暖花开时节,武则天带随从侍卫数百人,浩浩荡荡銮驾思远山,到思远山的西岩村时徒步登山,行至山岭,裙子被酸枣刺挂破,随从赶紧拿针线缝补,武则天兴趣盎然,灵机一动将西岩村改名布(补)裙折。对枣刺心怀不满,脸含嗔怨,嘟哝一句“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土生之物不知明空何!”从此后,这片山上的酸枣不长倒刺,布裙折沿用至今。因武则天的缘故,后人在龙兴寺修建有梳妆亭、乘凉亭、射雁台等。山上至今还有武则天用过的石床、石橙、石盆、石梳等物。
  唐朝的佛教和道教,在我国历史上最为兴盛,佛教文化灿烂辉煌,弘扬佛法的志士仁人,层出不穷。早年出家龙兴寺的圆敬和尚,祖籍嵩县,后来被征入皇家寺院道场,曾担任多家寺院首座,官至僧录。圆敬显密双修,禅律互传,三学兼举,内外通鉴,堪称一代高僧。龙兴寺的声名远播,更多的应得益于圆敬和尚的声望。
  龙兴寺原有一口大钟,重达三千多公斤,每天撞钟,方圆数十里都可听到,余音袅袅,雄浑绵长,犹如天赖之音。大钟挂在白果树技上,后来树遭雷劈,大钟落地。天旱时,四方民众上山烧香,跪企佛祖施雨。求雨时,村民将大钟钟口磨向自已村落,这一方不久就会下雨。久而久之,民众又把白果树山叫磨钟山。
  文革期间,寺院庙宇在四旧之列,遭到破坏的文物古籍不计其数,龙兴寺这口大钟也未能幸免。相传,一个村的小学校长,将大钟滚下山坡,砸烂回炉,制成工具。校长不久死去,群众议论纷纷,说他得到了报应。从此以后,白果树山佛法灵验,在当地传得神乎其神。十来年前,山上又铸了一口大钟,只是小了许多,有原来的一半。
  白果树是一种生命力极强的古老树种,生长极其缓慢,有植物活化石之称。白果树山这棵白果树有多大年令,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,但说它千年绝不为过。它的死去与重生,却有凤凰涅磐般美丽。
  信徒们早已把老白果树视为神树,上山拜佛,不忘对白果树的叩拜。长年累月,树仙也难以抵御信徒们的烟熏火燎,先是树皮再是树干,被不断的烤焦碳化,当不能抵挡大风,难以支撑庞大的树干树冠时,倒下了。这是一棵公白果树,它的死,使远在三十里外的另两棵雌白果树无法结果。这是一位科研工作者近十年的观察研究的结论。他是农业专家,也是白果树山下农场的常客。老白果树死的那一年,他发现老家那两棵白果树没有结果,后来的六七年依然。他研究了白果树雌雄不同株的神奇,第八年春天,白果授粉期内,他另取一枝公白果树枝挂在自家门前的白果树上,不料当年结果。他认为,自家门前的白果树与白果树山那棵神树有缘。白果树山的老白果树已经死去二十多年了,如今在它的老树圪塔上长出了两株新枝,连理并驱,傲然向上,犹凤凰涅磐般浴火重生。
  佛法无边,在佛的笼罩下,白果树山的龙兴寺将香火日旺,新辈的连理树一百年后还会重振爷爷的雄风,白果树山依然是白果树山!白果树可以结果多长时间?
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银杏树企业